首页 >财经 > 正文

第54节:股惑(54)

发布时间:2021/1/4 6:33:00


正说着,潘世凯一家来了。潘世凯和肖岚一前一后地叫了声"爸爸",潘小新肆无忌惮地蹿到乔父的膝头上。
乔父呵呵笑道:"有个小孩子就是喜气。"他说着,转向乔冠瑛问道,"冠瑛,你跟少泽准备什么时候让我抱外孙啊?"
乔冠瑛有点言不由衷地说:"爸,你不知道,现在流行的是丁克家庭。大家都不要小孩,过得可惬意了。"
"什么话!"乔父有些生气地说,"都像你这样,我们的事业将后继无人!"
"不怕,"乔冠瑛嘻嘻笑道,"现在克隆技术这么发达,真要是到了青黄不接的那一天,克隆一批就可以了。"
"越说越不成体统了!"乔父愈发生气地说。
这时,服务员进来问道:"首长,现在可以上菜了吗?"
乔父道:"再等一会儿吧,少泽还没来呢!"
乔冠瑛摇头道:"别等他,我们先吃。"
潘世凯问:"爸爸,你这次过来怎么不先说一声?能待多久?"
"就是来开个会,明天就回福州去。"乔父说,"我这会儿可是开小差溜出来的,来看看你们几个孩子都乖不乖。"
乔父似乎话里有话。乔冠瑛与潘世凯对视了一眼。恰在这时,陈少泽走了进来。他一进门就连声道歉:"对不起,对不起,我迟到了!"他走到乔父面前,恭敬地喊了一声,"爸爸!"
正承欢在乔父膝下的潘小新指着陈少泽嚷道:"姑父,你迟到了!罚酒三杯!"
陈少泽举手做投降状,说:"姑父迟到了,甘愿认罚!"
一阵轻松欢快的笑声。潘世凯对走进门的服务员说:"上菜。"
餐毕,乔父一行走出酒店大堂的旋转玻璃大门。乔冠瑛问父亲:"爸爸,你住哪儿,让少泽开车送你。"
乔父说:"不用了!少泽忙,还是让世凯开车送我吧!"
潘世凯说:"爸爸,你在这儿等一会,我去开车。"
潘世凯去开车了。乔父沉吟了一下,对陈少泽说:"少泽,前几天,省社科院的同志向我推荐了一本书,是写所谓中国富豪之命运的,我读了,感触良多。书上说,目前中国的富豪群体是一个尚未成熟的'亚群体'。在我看来,这种不成熟主要还是体现在他们价值观上--总以为有钱就可以拥有一切。真是浅薄之至!"
陈少泽大有同感地说道:"爸爸说得极是!在中国,钱固然能体现一个人的价值,但也能让人万劫不复。正所谓水能载舟,也能覆舟。"
"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。"乔父语重心长地说,"凡事都要见好就收。一个人如果欲望无穷而又不能自律的话,终有一天会翻船的。"
"爸爸,你放心!我会记住你的话的。"陈少泽说。
这时,潘世凯将车停在乔父面前。陈少泽上前,为乔父拉开车门。乔父与乔冠瑛等道了声"再见",然后坐进车里。
潘世凯一松脚闸,汽车顺着车道驶走了。
阳光炽烈。汽车沿着宽敞的海滨大道继续行驶着。车窗外,是碧波万顷的大海。一群又一群的海鸥在海面上飞来飞去。乔父收回视线,对正在驾车的潘世凯说:"世凯,你老实说,你觉得少泽这几年对冠瑛怎么样?你跟冠瑛从小一块儿长大,就跟亲兄妹一样,你应该比我还了解她。"
潘世凯沉默了一下之后,说:"爸,他们两人之间的事,冠瑛也从来不跟我说的。她都那么大的人了,有些事我也不好去多问。我觉得……应该还好吧!"
"你还帮他们隐瞒!"乔父不快地说,"少泽跟那个徐乃珊的事,我在福州都听说了。"
潘世凯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坐在后车座上的乔父,小心翼翼地说:"这事说起来,也不能全怪少泽。必须承认,这么多年,我们还从来没听说少泽在外边有什么绯闻。要不是因为他后来遇到徐乃珊……这事真说起来,渊源就长了,他俩在大学的时候就闹得挺厉害的……"
"……其实那时候我原本是想让你和冠瑛……我和你父亲是生死之交,你又是在我们家长大的,你应该跟冠瑛最合适。冠瑛这孩子太任性了,不顾一切地要嫁给少泽。当然,少泽这个人也是不错的,就是对冠瑛敬重有余热情不足。"乔父说到这里,不禁叹了一口气,"唉--日子过得好不好,都是她自己选择的,我这个当爹的,是越来越无能为力了!"
潘世凯劝他道:"爸,过去的事就别提了。"
乔父沉默了一下,对潘世凯说:"冠瑛你是知道的,少泽就是她的君王,她的上帝,甚至是她的统治者。她为了少泽,可以容忍一切,哪怕是放弃自己。所以说,即使少泽有什么过错,她也决不会去说的。而我,作为少泽的长辈,又是冠瑛的父亲,有些话我说不合适。"
"爸爸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你说,要我做什么?"
"你最好给他提个醒,徐乃珊这件事不要再纠缠下去了,要尽快结束。现在想看他笑话的人多的是,想看他垮台的人也大有人在。"

标签:
分享按钮

评论 0条评论

期待你的神评论~
剩余200

全部评论(0
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~

    点击加载更多

    删除操作

   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?
    删除
    取消